首页 > CSR(企业社会责任) > 积水化学集团的现在与未来 PART 1 畅谈未来

积水化学集团的现在与未来 PART 1 畅谈未来 STAKEHOLDER DIALOGUE

  • 积水化学集团于2107年度对CSR中期计划进行了重新评估,在CSR活动体系中加入“利益相关者互动”等环节,充分展现了想要强化与社会对话的姿态。这一次我们邀请了CSR有识之士与外部利益相关者,结合特辑的共同主题及“积水化学集团的现在与未来”,和承担面向未来的研发的员工举办了一场座谈会。

  • 2017年4月5日 于积水化学工业株式会社研发中心

  • 长房
    非常感谢各位今天能在百忙之中抽空聚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够就我公司的举措畅所欲言,多多提出意见。接下来首先有请研究发展中心成员作自我介绍。
    铃木
    我是铃木壮一郎,所属为色素增感太阳能电池的项目团队,简称DSC(*1)项目。具体是负责由2张薄膜构成的DSC的组装工程。
    我是森伸浩,所属是TEMS小组,工作是构建使用住宅搭载的太阳能电池和蓄电池让整个城市电力得以有效运用的系统。现在负责的是去年起在筑波市进行的VPP(*2)实证事业。
Rasika
我名字比较长,请叫Rasika就好了。我从今年4月起开始探索有助于解决环境问题的CO2运用研究。主要是调查海外企业及大学所拥有的技术是否能否有助于我公司的CO2运用。
寺西
我是寺西利绘,所属是LB(*3)项目,现在从事蓄电池开发。其中主要承担的工作是决定制造流程中相关的各种条件。
中野
我是中野良宪。所属是开发推进中心,但工作地点是京都事业所,负责一种称为CFRP的单纤维复合材料的开发。我希望通过这一新材料帮助解决防灾、减灾、降低社会基础设施成本等各个课题。
长房
另外,我们也请到了虚拟电站合作伙伴、东京电力Power Grid株式会社的新井先生和DSC项目伙伴、株式会社Secual的菊池先生以及CSR有识之士、株式会社Craig Consulting的小河先生。
新井
我是东京电力Power Grid株式会社的新井正人。我公司是2016年4月从东京电力分离的事业公司。现在东京电力分为了发电事业的Fuel&Power Company、零售电力事业Energy Partner、我所在的Power Grid、控股公司Holdings这样4所公司。其中我公司承担的使命是作为一般送配电事业者为客户提供安定的电力供给。
  • 菊池
    我是株式会社Secual的菊池正和。我公司所提倡的理念是“让安全更加贴近、更加轻易”。公司名也是将security和casual组合而成的造词。在日本,家庭安全系统还属于高级品,仅在以高收入人群为中心的人口3%家庭导入。我们创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包括低收入客户在内的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低价、简单的安心服务。
    小河
    我是株式会社Craig Consulting的小河光生。我公司是一家咨询公司,同时也以打造令人充满期待的组织为目标与众多企业携手合作。今天来到这里,希望听一听,了解各位的研究能够让谁、怎样变得更加幸福、将来会取得什么成果。
  • *1:Dye Sensitized Solar Cell的简称。色素增感太阳能电池是将光能转化为电能的太阳能电池中的一种。
  • *2:Virtual Power Plant的简称。通过IoT对分散的小规模发电设备进行统合控制,使其如同一个发电站一样发挥功能的系统。
  • *3:LB=锂离子电池

研发时应该着眼未来多少年

长房
本座谈会的主题是“积水化学集团着眼于实现可持续社会的未来蓝图”。关于这个主题,各位是否有什么相互想问的?
  • 中野
    各位在日复一日进行研发的过程中,着眼的是未来多少年呢?我想多半是既怀揣对近期的关心、又怀抱对未来的梦想,两者交杂吧。今天,同为研究人员,我来到这里就是希望问问各位所着眼的是未来多少年。
    寺西
    我虽然认为长期视角也很重要,但就是难有思考的机会。我现在每天的目标就是希望将眼前课题“蓄电”技术渗透到全社会里面,实现能源有效利用与减少CO2的目的。但是在团队方面的着眼点比薄膜型锂离子电池更远,已经在筹备新设置开发下一代电池的部署了。
    长房
    意思是说,要开发比薄膜型锂离子电池还要先进的电池吗?
寺西
是的。我认为不能仅仅停留在锂离子电池上,必须着眼更远的未来,提供新的产品和价值。
长房
推进这样的研究会为未来的社会提供怎样的价值呢?
  • 寺西
    作为蓄电池能够实现的社会价值,除了我在自我介绍中提到的“能源有效利用”之外,我认为也在于“实现低碳社会”。对于不排放温室气体的可再生能源,例如太阳能电池,由于夜间无法发电所以发电量不固定,必须要储存在蓄电池中才能有效利用。这时我们需要的就是蓄电池的性能提升。以更小的体积、更轻的重量储存大量能源的性能,我想这将是今后越来越迫切的需求。
    短期和长期,看来两方面都有在关注。眼下在做的工作如果从最终目标来看的话确实是非常渺小,但想想未来正是由这一点一滴累积而成,自己也就有了动力。
    长房
    森,你现在从事的中长期视角的工作是什么呢?
我目前在进行的项目也是有关可再生能源方面,当然我们现在也使用了很多可再生能源,但是相比整体电量而言还是微不足道。但是考虑到20~30年后的社会,我相信这个比例必定会有上升。我们目前正在利用作为住宅厂商所具备的经验,对设置在住宅中的太阳能发电与蓄电池进行统合控制、将其作为广域能源加以利用,开展解决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不定课题的研究。
新井
可再生能源在我们这里称作“自然变动电源”,确实存在如森先生刚才所说的种种课题。例如在特定的时间段存在发电量过剩的课题,我认为课题通过将多余的电力储存进蓄电池的方式进行改善。因此我们和森先生携手进行使用既存家用蓄电池的虚拟电站的实证试验,不过今天听到寺西女士谈到的薄膜型锂离子电池,我也非常感兴趣。
长房
铃木,你的研究开发是着眼于未来多少年后呢?
  • 铃木
    今后1~2年的短期目标无疑就是色素增感太阳能电池(DSC)的性能提升。大约第5年左右的中期同样也是开展能够快速开花结果的案件。内容虽然不方便透露,但我们已经做出了着眼未来的企划,正在海外实验当中。
    还有就是我最近有了孩子。从10年以上的长期蓝图上说,我希望未来孩子所生活的世界是一个通过化学力量实现的没有垃圾的世界,这是我的梦想。
    菊池
    我公司和铃木先生共同开展DSC项目,以IoT为关键词、投入开发各种安全相关产品,现在正在共同推进以色素增感电池为基础的、可将室内光作为电源使用的设备开发。对我来说,感觉到的产品化跨度大概是3个月或者6个月这样。1年~2年以后对我们而言就是中期了。
长房
原来如此,贵公司应用我公司开发的电池为消费者提供新价值,不过两家公司之间对产品化的速度感还是有少许差异的。
菊池
在大企业里,不是存在挺多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技术一直无法产品化、或者花费了巨大时间与成本的研究成果长期沉睡的情况吗?我公司的革新方式便是将它们挖掘出来并且在短期间内实现产品化。
铃木
1~2年时间原来算是中期啊(笑)。现在也许还真是如此。
长房
Rasika的研究是基于相当长期的视角吗?
Rasika
就我的工作而言,目前正在做的“CO2有效利用”项目与其说它是下一代,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下下一代”。可以说是定位在遥远的将来。目前还处于探索国内外大学等研究机构所拥有的技术是否能够用于CO2利用的这个阶段。
新井
我还不知道积水化学公司正在研究CO2利用呢。这真是我公司尚未着手进行的先进工作。

从不同优先顺序中产生灵感,开辟道路

  • 小河
    就像铃木先生和菊池先生对短期和中期的定义不同一样,我想自己的优先顺序和交易对象的优先顺序也是不同的。我觉得这很珍贵,相互之间优先顺序不同就会发生意见碰撞。而在其中会产生“啊,原来如此”的启发,一下子开辟出道路。各位是否有过这种经验呢?
    中野
    研发中心具有一个特征,即研究者自行在向客户展示推销的同时进行技术开发。大家可能认为事业领域中研究者很少接触客户,但在这里接触客户的人其实挺多的。
    Rasika
    我的上头一直在说“要考虑商业模式”。还有“一开始起就要考虑好要卖给谁”、“准备卖多少钱”这些…
长房
自己要站在最终用户的角度思考、向客户推销。这会成为研究开发的动机吗?
铃木
是啊。我进入积水化学公司最大的契机就是听说从播种到出售、从最上游到最下游全部都能自己完成。
新井先生也向我提了关于电池方面的要求,让我在送电配电网络的安定运行以及可再生能源的进一步普及等方面都得到很多有益的提示,非常感谢。
  • 新井
    积水化学公司关于住宅方面有着极为丰富经验。而我公司虽然具有作为电力业者的知识和见解,但却几乎没有关于最终使用电力的住宅方面的知识和见解。积水化学公司也为我公司提供许多住宅能源管理所需的技术及蓄电池使用方法等宝贵意见。我认为这既对我公司是极大的收获,对积水化学公司也是极大的收获。
    我们本是化学厂商却向电力事业发起了挑战,完全没有任何经验,也不懂业界常识,就这么一头扎了进来。对于和以往完全不同领域的事业,就算积水化学想要孤军奋战也难以成功。在和新井先生的交流中我确实得到了很多启发。
铃木
在参加DSC项目的3年前,我根本半点都没有面向客户的意识,不能有效地展示产品的魅力。但在这1年多时间里,我在与菊池先生等各位客户的日常接触中很多地方都大大加速了研究的实用化。
菊池
因为我们总是先看到的是消费者和客户而不是自己。但反过来,有时也会对素材和技术相关的信息有所忽视。
铃木
技术方面依靠自己独自的努力总有办法解决,但是要把技术用在哪里、谁会感兴趣,考虑这些就很不容易了。
  • 菊池
    因为我们总是先看到的是消费者和客户而不是自己。但反过来,有时也会对素材和技术相关的信息有所忽视。
    小河
    从利益相关者处接受严厉的指摘,而后相互真诚讨论、不怕冲突地相互提出意见。依此来培育支撑积水化学的人和组织,我想这就是真正的开放革新。
    长房
    积水化学面向未来应该走什么样的研发道路,通过这段对话感觉逐渐清晰了。在此,我也想就现在进行中的项目听听各位的意见。

期待各自研发的“融合”

  • Rasika
    现阶段当然还不是非常具体,但是我希望通过化学的力量,让现在因为全球变暖而臭名昭著的CO2发挥出新的价值。如果能够充分利用好CO2必将轰动全世界,当然也能够为我的祖国斯里兰卡作出贡献。
    中野
    我这边是利用碳素纤维强化塑料(CFRP)轻便与强韧的特点,制造出老年人也能轻松操作的止水板。止水板用来安装在地下街入口以防止暴雨时的雨水浸入。但由于设置者也日趋老龄化,以往的铝制板太重成了一个问题,而现在使用CFRP材料则解决了这个问题。
    寺西
    LB项目方面,已经完成了大容量薄膜型锂离子电池的开发。该成果已经应用于家庭用蓄电池,搭载于2017年1月发售的“智能能源站100% Edition” 中。此外,我们正在开展车载用蓄电池的开发·评估。汽车厂商也给予了高度好评,我希望能够将其衔接到接下来的研发中去。
铃木
我参与的薄膜型色素增感太阳能电池同样能够在500勒克司以下光照度下发电。我的目标是利用其1mm以下薄度及可弯折的特点将其作为电子广告及IoT传感器的独立电源、在2017年度内实现发售。我和Secual一起工作的项目就是这个。
菊池
我们所设想的是在某些建材中预装传感器,形成内嵌仅仅依靠室内光即可发电的电池的配置。无需在整个房子里配线,各个建材自动发电,传感器运作,保护居住者的安全。我的目标就是这样有些未来感的工作。
铃木
对于DSC项目来说,我们希望开发各种各样类型的太阳能电池,但是重要的还是在于能够多大程度避免电池裂化、多长时间维持发电,希望将这些眼前的课题逐一解决。
菊池
要是能够和寺西女士的薄膜型锂离子电池组合在一起,诞生一种高效发电&蓄电纸张一样的产品不就太棒了吗?真希望在未来的半年到1年左右的时间将这样划时代的创意进行商品化啊。
  • 我也是一样,现在正在和东京电力东京电力Power Grid公司协作,在茨城县筑波市的分售地进行利用家庭用蓄电池的虚拟电站的实证试验。通过TEMS对能源自给自足型住宅20栋与筑波事业所进行综合·控制,使用既有的配电网结合实证试验地的整体电力使用状况,共享家庭用蓄电池中蓄积的电力。
    新井
    积水化学公司主要关注的是家庭用蓄电池进行的实证试验,但我想寺西女士刚才提到的车载用蓄电池也在挑战目标之列。
    以前,电力公司所有的地方发电所负责发电,然后向消费地也就是都市地区送电、用电。这在过去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10年来住宅屋顶设置太阳能发电已经是常态,住宅地铺设大型太阳能设备等,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仿佛到处都是发电所的状况了。
新井
另外,由于蓄电池无论从事业用的大型电池到家庭用的小型电池都已经逐渐普及,今后如何利用这各种蓄电池的调整能力将越来越重要。家庭用的蓄电池分散在各地,如何将其统一起来进行控制,我想将是今后技术开发要讨论的课题。对于只能依靠火力发电这样大张旗鼓的发电形态的地方我们也能通过蓄电池的调整能力充分利用多种多样的电源的话,也就能够降低将电力送到住宅的运输费用。我想这样应该能够为社会作出一些广泛的贡献。
是的。电力的流动已经和过去大不一样,我认为用电也要转变为与过去不同的方式才行。为了让电力的使用方更方便用电,我们希望利用我们拥有的技术,现在正在开展虚拟电站的实证事业。
新井
今天我们了解到了从电池开发到CO2利用等积水化学集团涉足广泛的活动。尤其是Rasika先生提到的,不仅是可再生能源,还要考虑已经产生的CO2如何利用,这一点给我了很大的启发。
我参加这场对话最直接的感想就是“积水化学真真正正地在为了建设可持续社会而做着许多重要工作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希望积水化学公司内部也能进一步加强协作,让各个领域的研究者在这样的实证试验场协同工作就再好不过了。
中野
包括各个公司在内,如何将各自进行的研究开发融合起来,这可能是今后的一大课题。
菊池
我也同意。个别来看的话有些协作似乎有难度,但是比如东京电力Power Grid推进的城市整体能源管理的主题与我们的目标即城市整体的安全管理就存在重合的地方。我们要创造一个多让人安心、安全、舒适居住的城市?只要相互之间的目的是相近的,我就希望能够共同为此作出贡献。
要是能将各自所具有的知识见解、技术、材料好好地组合起来,我想就能够扩大各自挑战的范围。
Rasika
我一直相信积水化学是一个具有改变世界的潜力的公司,今天我也了解到其他部署的同仁也秉持着同样的大志。而且我也了解也公司外部如何看待我们,让我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今天能够参加这场对话实在是非常荣幸。
寺西
确实如此。难得才有这样的机会,今天能够听到外部人士的宝贵意见,非常值得思考消化。尤其是菊池先生提到的如何在新观点下使用电池对我启发很大。

长房
最后请小河先生谈谈对这场对话的感想吧。
小河
这次我是充分见识了积水化学公司在环境与能源领域的强大实力。现在世界的变化越来越大,社会对求变的企业的期待也越来越大。过去对企业的评价主要是以财务状况的好坏为中心,但是随着CSR这个观念的渗透,现在社会风气正在转向投资家越来越认可具有“希望为打造这样的社会努力”的大气蓝图的公司。我相信贵公司就是一家承担这种期待的企业,希望通过研究开发向外界传达“积水化学集团的梦想是让10年后、20年后的世界变成这样”。为此也希望贵公司能够多多倾听利益相关者的声音。
长房
小河先生说得很好,现在确实不再是一个片面以财务信息论企业的时代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能够成功请到各位利益相关者参会畅谈,并且为今后进一步交换意见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让我非常欣慰。
请允许我再一次感谢今天各位提出的宝贵意见,谢谢大家。
  • DIRECTOR INTERVIEW
  • STAKEHOLDER DIALOGUE